行業動態 / 菜鳥網絡的猶豫和糾結:快遞公司轉型動力不足
菜鳥網絡的猶豫和糾結:快遞公司轉型動力不足
發布時間2015-06-09 作者:管理員

2015年5月28日,杭州阿里巴巴西溪區內,一場別具一格的“菜鳥江湖大會”正在舉行:快遞大佬齊齊到場,在各家快遞公司品牌展臺處隨處可見身著古代服飾的“江湖俠客”站臺宣講,循環播放的“笑傲江湖”背景音樂讓現場處于一種持續亢奮當中。

如此浩大的陣勢于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菜鳥”)而言并不常見——上一次這樣的盛大場景出現在2013年菜鳥成立大會現場。事實上,在過去整兩年中,關于這家公司的相關消息屈指可數。

這相當有意思。阿里巴巴一貫以來的高調眾人皆知,這使得寄托了“馬云最后一個商業夢想”的菜鳥的謹慎格外耐人尋味。“菜鳥含著金鑰匙出生,所有的目光一直都盯著我們,菜鳥需要的是腳踏實地。”菜鳥總裁童文紅當天對著臺下500多位快遞公司代表如此袒露心跡。談及菜鳥成立兩年來的發展,她幾次使用了“猶豫”和“糾結”這兩個詞。她說菜鳥經歷了很多思考、摸索和嘗試。

這不難理解。2013年5月底,阿里宣布聯合銀泰集團、復星集團、富春物流、順豐及三通一達成立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立志要打造一個“中國智能物流骨干網(CSN)”,讓通過這個網絡的任何商品實現全國24小時可達。整個項目總投資3000億元。

用馬云的話來說“菜鳥是一個理想主義項目”、“至少需要8-10年的時間來實現”。換言之,菜鳥具體目標是有的——通過天網(線上大數據)和地網(線下倉儲)來整合一直以來散亂龐雜的國內社會化快遞;但是怎么做、通過哪些路徑去實現目標則需要摸索。

這是一個空前具有挑戰的事情,沒有任何先例可供參考;但是又必須去推進,因為只有破解物流瓶頸,阿里的電商事業增速才可能繼續一路扶搖直上;而更高層面上,物流生意則很可能是繼商流(淘寶)、資金流(螞蟻金服)之后,阿里未來最具潛力的淘金場。

一個佐證就是,約一個月前的4月22日,菜鳥投資方之一、前任銀泰投資董事長沈國軍(6月5日辭任)宣稱,菜鳥物流將在螞蟻金服上市后開啟上市計劃。

菜鳥筑巢兩年以來究竟進行了哪些摸索和嘗試?有著“馬云得意女干將”之稱的童文紅是如何清晰地界定菜鳥的角色和定位的?菜鳥于國內快遞行業、乃至整個電商行業而言,其價值和意義何在?以上每一個問題的答案都讓外界好奇不已。

 倉配野心

從廊坊高鐵站驅車往東南行駛,約20分鐘后到達天津廣陽路附近,遠遠就可以看見一片獨具阿里巴巴特色的橙色柵欄和屋頂,這里就是菜鳥網絡天津物流基地。

阿里與天津武清區政府早在2010年底就正式簽約建設華北電子商務物流中心,該中心當時被馬云定位為華北地區電子商務物流和結算中心,2013年菜鳥成立后,這里被改名為菜鳥天津物流基地。

該基地正隸屬菜鳥龐大物流商業帝國“地網”范疇。根據沈國軍之前的說法,作為菜鳥基礎設施的“地網”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在全國核心城市通過“自建+合作”的方式建設物理層面的倉儲設施,同時建立其基于這些倉儲設施的數據應用平臺,并共享給電子商務企業、物流公司、倉儲企業等相關供應鏈服務商。

想要解讀清楚這一晦澀表達背后的真實意圖并不容易。不過,解剖首批倉配項目之一的菜鳥天津物流基地將一定程度上幫助我們捋清其部分思路。

天貓超市作為阿里巴巴一個獨立的B2C頻道,于2012年6月上線。這是一個以純粹平臺的方式經營的網上超市。你也可以把它理解為一個網上沃爾瑪,平臺在線上展示商品并實現購買,而線下不同商家的所有銷售商品都會全部進入天貓超市倉儲庫。

商家負責所需具體產品的定價、庫存的配置以及促銷活動,而后臺倉儲的庫存管理和配送則由第三方負責天貓超市某種程度上正是菜鳥對于地網倉配的實驗。一直以來,菜鳥一直對外宣講要用大數據來實現倉配管理和物流智能化,但是這種大數據的運用是要有業務場景的,這時候現成的天貓超市充當了一個很好的試驗田。

以天貓超市華北倉為例,截至去年“雙11”,該倉庫的商品品類涵蓋食品飲料、美容洗護、家具家電、生鮮水果等8個大部類,SKU高達1.4萬個——幾乎相當于一個線下中型超市規模。

倉庫商品均由第三方商家提供,而整個倉庫的管理、運營、維護則統一外包給一家名為廣州心怡科技公司的第三方物流服務企業,該企業負責商品的入庫、貨品陳列和管理、包裹訂單的分揀和包裝,而包裹配送則是由一家名為萬象物流的落地配公司(專門從事本地快遞配送業務)提供。

目前,天貓超市華北倉的輻射范圍涵蓋了北京、天津、華北等區域,這些地區,約90%的包裹可以實現次日達。

那么菜鳥在整個流程中承擔了什么作用?即對后臺電商和物流數據的整合、分析和挖掘,比如根據既往的銷售數據來分析預測下一個時期內哪些商品需要提前備貨多少量,給予倉儲管理商相關的商品陳列建議,以及檢測并分析包裹自下單到配送到簽收完成后整個流轉軌跡和鏈路合理性等等。

誠如前面所言,天貓超市只是菜鳥倉配項目的試水。接下來菜鳥將聯合天貓在多個商品品類上嘗試開展這種倉配業務。“也就是說,接下來在菜鳥天津倉儲區內,除了天貓超市,你還會看到美妝倉、生鮮倉等等非常多的倉,甚至未來我們會考慮把這些倉都全部打通。”一位菜鳥人士如此對經濟觀察報稱。

而這樣的大型一級倉儲中心,菜鳥目前在北上廣和成都、武漢已自建起5處,分別覆蓋華北、華東、華南、西南和華中地區,總面積100萬平方米。但這還遠遠不夠,童文紅的計劃是接下來要達到12個節點區域的覆蓋,至少實現50個重點城市的次日達。最終建倉地址將取決于后臺商家和物流數據的智能化分析。比如商品最好沒有明顯的季節性特征,商品能夠保證一定銷量,屬于熱銷品類和熱銷商家。菜鳥會說服這些商家不要自己建倉,而是選擇入駐菜鳥倉,而天貓方面還會協助統計往年相關的銷售數據,指導商家進行提前備貨。

一個最極端例子是去年“雙11”期間,基于菜鳥的數據預測,包括TCL在內的很多大家電廠家選擇了提前分區域備貨,這極大地緩解了“雙11”海量訂單之后帶來的發貨壓力。

這不啻于是對目前快遞行業的一種顛覆。要知道,原來圍繞電商的快遞公司一直進行的是點到點式的配送,即收貨-發貨分公司-分撥中心-收貨分公司-送貨。而菜鳥的介入則讓流程變成了倉儲中心-“落地配”。

這和目前B2C電商京東商城選擇在重要節點城市自建倉儲有著不約而同的相近。但區別在于,京東從建倉和運營到配送、乃至商品的采購入庫全部屬于自營,而菜鳥僅僅介入到買地或者租地建倉環節,后續的環節全部交由第三方社會化物流。

那么,第三方快遞公司在此模式中承擔什么樣的角色?目前的消息顯示,天貓超市倉儲的配送大多使用的都是當地“落地配”公司。不過一位接近心怡科技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稱,在部分區域部分品類的配送上,相關快遞公司亦小范圍地有所介入。該人士舉例,比如百世物流有倉儲業務,也有快遞業務,其一方面承接了菜鳥部分倉儲的管理運營,在此情況下其配送服務自然會有相當部分交由自家快遞負責。

經濟觀察報就此事向圓通一位高管咨詢其是否參與菜鳥倉配體系,對方含糊其詞,表示不清楚無法回答。

一位匿名的快遞公司人士稱,“無論快遞公司有沒有參與其中,這都是一個值得警惕的事情。”他認為菜鳥的倉配模式改變了原來電商包裹的流通路徑,“以前是商家選擇快遞公司,或者也有消費者指定快遞公司,而現在快遞公司被人為和商戶隔離開來。”

“第一步設立一個區域性公共存貨倉庫,通過綁定商戶來集中或者分散他們的庫存,再通過訂單吸引各地的快遞,將其納入配送體系。這樣會導致快遞企業失去對自己客戶的占有,從而職能上依附于菜鳥網絡,弱化區域轉運中心;第二步,細化地區性公共存貨倉庫,快遞企業有可能會因此放棄自己的配發中心,淪落為簡單運力。”他點評道。

但菜鳥方面則持另一種觀點。“單點發全國的模式,從綜合效應來說,對于小商家是最好的,對一個品類來說也是最合算的。”

童文紅說:“這里面不存在著誰控制誰,誰也控制不了誰,因為我做不了他的,他也做不了我的。”她說菜鳥和快遞公司唇齒相依。

快遞數據整合

通過大數據來提升快遞公司乃至快遞行業的效率,則是菜鳥同時在下的另一步棋——這是與地網戰略相對應的天網戰略。

截至目前,淘寶上相關的10余家快遞公司的前臺數據系統已經全部實現和菜鳥對接。這意味著菜鳥擁有了一張全國性快遞監控網絡。

打個比方,原來淘寶系的10余家快遞公司,每家都在著力于建立自己的網絡,而基于這個網絡各家也只能知道自己的情況,而現在有了菜鳥的統籌,所有快遞公司的信息能夠統一起來,能看到全國大盤的情況。“我們平臺就相當于中樞協調機構,每個包裹、每家快遞從倉庫發貨就開始接入,攬收、中轉、派送信息,整個軌跡都可以顯示。”一位菜鳥人士如此形容道。而這將有利于菜鳥從全局層面幫助快遞公司進行運力的統籌調配和規劃。

菜鳥的物流預警雷達正是基于該基礎誕生的。2014年“雙11”當天,阿里巴巴總部一臺巨型顯示屏吸引了眾多關注的目光,這是一臺綜合物流信息大屏幕,上面匯集了10余家快遞公司的所有包裹軌跡數據。

“如果一條路線出現擁堵提示,我們就能發現到底誰堵在哪里了,然后給其他快遞公司進行預先提示,提供新的路徑建議,這就能化解較大的擁堵風險,避免‘爆倉’。”菜鳥網絡2014年“雙11”物流項目負責人馬俊杰對經濟觀察報說。

童文紅之前接受采訪時,曾打過一個比喻來形容菜鳥的作用:之前物流公司不掌握商家動態,導致包裹擠在幾個重要的貨物發散地出不來,就如幾個小孩子一起從瓶子里同時拉不同的彩球的游戲一樣,都想趕緊拉出來,結果都擠在瓶口了。現在物流企業有了阿里基于大數據技術提供的商家銷售預測等方面信息,能及時調配各家物流公司的配送比率與速度,“紅球”“藍球”“綠球”……就一個個有序地出來了,其運營速度大大提高。

而“電子面單”則是菜鳥基于大數據的另一個明星產品。過去快遞面單就是一張紙,處理效率很低。而菜鳥開發出“電子面單”后,從用戶下單一刻起,菜鳥就會為訂單生成一個編號,生成面單自動綁定,并實現物流任何一個環節中面單都可追溯。

“利用電子面單,可以進一步精準定位,從商品出庫到網點派送。”童文紅說道。

菜鳥希望能夠通過自己一系列數據化方式來提升快遞公司效率,甚至改變原有的流程。

童文紅稱,不止一位快遞公司的人告訴她,目前整個行業大概有近30%的包裹在路徑上是不經濟和科學的,同城都是“發到那邊發不對再回來這樣的往返”。這讓她對于當下菜鳥正在做的事情更有信心:“如果菜鳥今天能夠從30%降到3%的話,這個效率是非常大的提升,這樣的快捷是需要有非常多的環節去做的。”

2014年,整個淘寶、天貓的交易規模達到了2.4萬億人民幣,每日約有3000萬個包裹在產生,而未來5年交易規模將超過一萬億美元,日包裹數量也有望增長到1億個。在童文紅看來,這樣的規模,這樣爆炸式的增長,一定得用互聯網的思想來升級整個行業。

而在菜鳥內部,數據和信息的價值已經達成共識。不久前,阿里云總裁王文彬調任菜鳥,任菜鳥網絡CTO 兼快遞事業部總經理。這一調整背后亦不難窺見菜鳥方面對此的重視。

而童文紅更是迫切地希望能夠將自己的這一理念跟更多的人一同分享。她跟一家快遞公司的運營老總打趣說,你已經不是公司最重要的人了,快遞公司現在最重要的人是CTO。

但是挑戰亦不容忽視。菜鳥強勁甚至凌厲的發展勢頭已經開始讓部分快遞公司有所忌憚。一位快遞公司負責人在跟同行的討論中曾不止一次地聽到“要防著菜鳥”。

他稱,目前各快遞公司提供給菜鳥的都是前臺的包裹軌跡數據,而這個快遞公司愿意提供是因為“符合雙方利益,可以提升自身的效率”。但是對于后臺管理運營數據則會做好保護工作,“一些數據菜鳥沒有辦法接觸到的,比如投訴率、遺失率、破損率、延遲率等等”,“即使通過某些方式得到了,也很可能是摻了水分的”。

打個比方,經常會有用戶發現自己的包裹并沒有收到,但是在快遞鏈路信息中會顯示已經簽收了,這大多是因為下車的時候快遞員直接就錄了簽收了,“因為這樣在菜鳥那里,快遞公司的數字會很好看,說明速度快。”

而在菜鳥層面,目前來看尚沒有辦法判斷這種數據的真實程度。因為類似客戶的投訴往往是直接投訴到快遞公司的,并不會針對菜鳥。

換句話說,至少菜鳥拿到的部分數據有可能是摻水的。這意味著,想要獲得更真實的數據并借此統籌全局,菜鳥還需要做更多功課。

快遞公司的另一個不滿則來自于當前整個電商格局下自己“人微言輕”。“按照商業慣例,我提供給你想要的快遞數據,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我你的商戶數據,我也希望拿到這些數據,來便于我開發產品和業務模式升級,但是你去問阿里愿意給我們嗎?”另一位快遞公司負責人抱怨道。

這確實是一個讓快遞公司沮喪的事實。阿里包裹占據了全國包裹的60%,甚至高峰時候幾近80%,而“三通一達”(中通、申通、圓通、韻達的簡稱)80%的業務都來自淘寶,業務依附關系明晰。

一個細節是,當天菜鳥江湖大會上以“三通一達”為代表的快遞公司齊聚一堂,甚至還舉行了一場熱鬧的討論沙龍,但是順豐的人全天都沒有出現在該活動現場。

但是在外界看來,更多的原因則是因為順豐并不從屬于阿里這個體系。一位接近順豐的人士稱從一開始順豐就非常警惕對于阿里的依賴,和“三通一達”不同的是,順豐一直以來都是以利潤更為豐厚的商務件為主。順豐甚至以此為依托延展出了電商、金融等一系列相關業務。

 糾結和猶豫

談及菜鳥成立兩年后的發展,無論是阿里CEO張勇還是菜鳥董事長童文紅,都幾次使用了“猶豫”和“糾結”這兩個詞。菜鳥做的事情是一件沒有任何案例可以參照的事情。和之前阿里做的電商、金融業務相比,由于涉及到眾多線下的快遞物流,要完成線上線下的全面整合,復雜程度超乎想象。

童文華說自己并不喜歡“整合”這個詞。因為她覺得整合意味著更多的是控制,而菜鳥想要做的是促進自身以及整個行業的升級,這樣快遞公司和阿里都將從中受益。

有一點菜鳥自始至終非常篤定,那就是菜鳥是一家數據基因的公司,自己的優勢不是做物流而是大數據。按童文紅的話說:菜鳥從一開始就立志要做一家數據驅動型的公司,這一點從未改變。

那么,要不要介入其中?怎么介入?這些問題在菜鳥內部一度經歷了非常多的討論。

童文紅最終的決定是應該介入,否則鏈條形成不了閉環。在她看來,正是“因為大家都不清楚怎么做,這時候你要做一個標桿出來”這正是菜鳥介入的價值。

她不曾談及的另一個層面的意思是,相比阿里對于物流方面提升的緊迫要求,快遞行業自我革命的動力和能力并不那么足,面臨的桎梏亦非常大。

國內民營快遞企業以家族企業居多,轉型的動力并不明顯。而過去一直以來的加盟制,也讓其在管理上本身就毛病非常多。“一個措施你很難推廣下去,下面很多加盟網店有他自己的土打法,你說你推廣信息化,他們愿不愿意做、會不會做都是一個關鍵。”一位圓通內部人士如此說道。

而菜鳥則必須邁出這一步,消費層面對于阿里物流的詬病已經由來已久。而隨著競爭對手京東自營物流的壯大,阿里的物流短板越來越成為雙方競爭的一個后腿。這亦是為何菜鳥大力自建倉儲的真正原因所在。而在諸如天貓超市這樣的樣本倉儲上,菜鳥自己更是前期直接來選定倉儲服務商和落地配公司。

而另一個被業界關注和警惕的則是菜鳥母公司阿里對于物流行業的一系列入股。

就在5月中旬,圓通獲得阿里及云鋒基金入股,資金量高達數十億元。而在此之前,星晨急便(已倒閉)、全峰、百世匯通等公司已經獲得阿里的投資。這些阿里系的快遞公司在阿里的扶持下,業務量增長極為迅猛。

資本關系的介入勢必使得雙方未來更加緊密合作。比如阿里跟圓通不久前就聯合菜鳥開通了一條中韓貨運航線。而王文彬在談及對于阿里和圓通的投資時后亦表示:圓通的服務理念也是做一些承諾服務和時效服務,這和阿里的理念是吻合的,他稱“阿里想通過投資來給市場一個方向標,讓我們跟菜鳥走”。

但在其他競爭同行快遞公司看來這更像一種變相扶持,他們擔心未來圓通在菜鳥這個平臺上有可能獲得更多的資源傾斜。“比如將來的倉配上‘落地配’到底找誰家,比如分析大數據后覺得某條路線消費力強但是運力有所空缺,這個肥肉你率先告訴誰。”一位同行如此反問道。

對此,菜鳥方面沒有明確回復。阿里CEO張勇在5月28日菜鳥江湖大會現場的一段發言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回應,他說:“阿里會更加旗幟鮮明地支持這一平臺,只有消費者滿意,阿里才能夠在平臺上獲得更多的生意。”



版權所有:連云港天馬網絡發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rd.

ICP備案號:蘇ICP備11025799號-9

23团队彩票计划 红安县| 思茅市| 宜昌市| 婺源县| 青田县| 西盟| 陈巴尔虎旗| 东辽县| 千阳县| 元氏县| 聂荣县| 新昌县| 大荔县| 江津市| 玉山县| 江阴市| 富民县| 宾阳县| 岳西县| 崇州市| 宁乡县| 济源市| 顺平县| 道孚县| 肥东县| 新乡县| 镇巴县| 长治市| 黔东| 刚察县| 宁强县| 东阳市| 万年县| 南江县| 襄垣县| 宝鸡市| 三江| 清河县|